搏击

异界海盗王 第一百六十四章 晚宴 五

2020-01-13 19:03: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海盗王 第一百六十四章 晚宴 五

第一百六十四章晚宴(五)

费尔南德斯的出现让储君柯克下意识的眼中瞳孔一缩,握着酒杯的手也不自觉的一紧,但很快他便恢复了正常,满面春风的笑道:“原来是我们英俊的王子到了……”

费尔南德斯虽然和柯克同有一个父亲,但是他们的长相却天差地远。

柯克长相丑陋,面容粗犷,身材虽然中等,但是却偏敦实,而费尔南德斯则面容英俊,皮肤细腻如同女子,他身材挺拔偏瘦。

如果唐杰不认识这两个人,要他猜的话,一定不会猜到这两个人却是一对亲兄弟。

可费尔南德斯虽然和柯克长相迥异,但是有一diǎn他们两人十分相似。

那就是他们都有一双锐利逼人的眼睛!

这位金发王子脸上带着笑容缓缓而来,他的笑容完美得无可挑剔,就算是最严苛的宫廷礼仪师也无法挑出毛病,可唐杰看在眼里,却感觉眼前这个男人仿佛一条冰冷的毒蛇在缓缓的向他逼近!

“尊敬的王子殿下……”唐杰依照自己向柯克行礼的惯例,也向费尔南德斯行了一个抚胸礼“很荣幸见到您!“

一旁的柯克见唐杰一视同仁的都用了这种礼节,心中暗自觉得好受了一diǎn,他转过脸,看着费尔南德斯,笑着説道:“亲爱的弟弟,舞会里面那么多美丽动人的女人难道都留不住你吗?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费尔南德斯也笑吟吟的説道:“我亲爱的哥哥,今天晚会最美丽动人的女人当然是安吉尔殿下,而她可惜已经有了归属,所以,再多的女人也无法留住我的心了。”

柯克眼中一缩,他面对费尔南德斯貌似玩笑,实则挑衅的话,丝毫没有动容,反而笑容越发的浓烈:“是吗?难道这么多女人也比不上她一个人吗?”。

费尔南德斯笑着反问:“我亲爱的哥哥,那我用这些女人来和你换这个女人,你肯换吗?”。

费尔南德斯眼中突然间射出一股锐利的目光,直直的盯着柯克,而柯克的眼中则闪过一抹怒火,他强压着这股怒火,同样用毫不示弱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弟弟:“我的弟弟,你要知道,有些东西,从一出生开始就是已经注定好了的!不属于你的,终究不会属于你!”

费尔南德斯嘴角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他説道:“哦?真的是这样吗?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年我刚生下来的时候,我的母亲看着瘦弱的我,説:啊,这个可怜的xiǎo不diǎn将来最多也就是一个在皇帝宫苑中养养马的骑师罢了,他不会有什么出息的。”

费尔南德斯説起自己的母亲,一旁的柯克也忽然间神情一愣,眼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感慨和追思。

费尔南德斯看着柯克,继续説道:“可事实怎么样呢?站在你的面前的并不是一个混吃混喝等死的贵族废物,而是一个从战火中淬炼出来的帝国将军!这一切,难道也是从一出生就注定好了的么?”

费尔南德斯两道入鬓的剑眉一挑,一股枭雄气质呼之欲出:“我亲爱的哥哥,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东西都有可能属于你,也都有可能不属于你!而最终决定这些东西归属的,不是虚无缥缈的命运,而是我们自己!”

费尔南德斯伸出手,手指在空中用力握成拳头:“所以,我亲爱的哥哥,你可要把她照看好了!

柯克冷哼一声,并没有説话。

唐杰在一旁看着这兄弟两唇枪舌剑,明争暗斗,他心里面非常的不是滋味。

自己所珍爱的女人陷入到了这个复杂而凶险的宫廷争斗之中,不管她是不是嫁给柯克,是不是能够成为这个庞大帝国的皇后,她终究都成为了这一场宫廷政治斗争中的祭品。

柯克与费尔南德斯虽然表面上在説安吉尔的归属,可实际上他们是在争论安吉尔所象征的皇位。

能不能娶到安吉尔,这对于柯克而言具有极其重要的政治意义,现在全国上下都知道未来的帝国皇帝即将迎娶西大陆的法尔科公主,而且婚典与皇帝陛下的让位大典是同时进行,一旦婚典发生了变故,不仅仅意味着让位大典也会发生变故,同时也会重创柯克在平民百姓心中的威信。

唐杰想着安吉尔那张倔强而哀婉的面容,心中忍不住隐隐作痛:她本来应该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的啊,可到头来却成为了一桩政治婚姻的牺牲品!

唐杰转过了身子,目光远眺着皇宫外面,这里压抑而争斗的气氛让他几乎快要崩溃,他迫切的渴望下一秒钟就离开这个浑浊而凶险的帝都!

可是,自己肯一个人甘心离开吗?

把她一个人丢在这个举目无亲,四处皆敌的地方?

如果她向自己伸出手,恳求自己带她离开,那么纵使前面有刀山火海,地狱深渊,他也会带着他硬生生的闯过去!

可是,她没有……

她选择了一个人面对冷冰冰的皇宫,她选择了嫁给一个陌生的男人,她选择了一辈子孤苦寂寞的生活。

这是她的权力与自由,唐杰也无法横加干涉,他只能一个人站在不远处默默的注视着她,为她祝福,为她祈祷。

柯克与费尔南德斯在一旁互相对视了一阵之后,忽然两个人同时一笑,柯克説道:“我亲爱的弟弟,你还是那样的年轻气盛啊……”

费尔南德斯针锋相对的説道:“我亲爱的哥哥,你也还是那样老成持重啊……”

柯克在暗中讽刺费尔南德斯年轻得稚嫩,而费尔南德斯则讽刺柯克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这两个人虽然满脸是笑,可是言语中间词锋尖锐逼人,让唐杰都感觉到一股凌厉凛冽的气势。

柯克已经不再对招揽唐杰抱有幻想,而且他料到费尔南德斯之所以到这里来,也是因为想招揽这个黑头发的家伙,但柯克相信,这个黑头发的家伙虽然现在和费尔南德斯走得很近,但是他也不会完全向费尔南德斯投靠,成为他手下的走狗的。

因为这个男人有着一颗桀骜不驯的灵魂,任何人都无法征服他!

柯克笑了一下,对费尔南德斯diǎn了diǎn头,然后转身离开了。

他走的时候,没有再多看唐杰一眼,仿佛当他已经是一个死人。

费尔南德斯目送着柯克的离开,他忽然一笑,背靠着阳台的栏杆,姿势颇为放肆随意的对唐杰笑道:“我这位哥哥是不是很难缠?”

身为一位端庄典雅的皇子,费尔南德斯却像一个平民汉一样,随意的靠在栏杆旁边,用一种平易近人而且十分熟络自然的语气和唐杰説着话,这让唐杰顿时产生了一种错觉:他好像在和一个多年的老朋友在交谈一样。

唐杰心中一凛,暗自感叹:克里扎十六世的这两个儿子,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唐杰微笑着回答费尔南德斯的话:“可我感觉您可能比他更加的难缠。”

费尔南德斯一愣,他没有想到唐杰竟然这样回答他,不卑不亢中间透出一股反击的架势,他哈哈大笑了起来:“这算是一种赞扬吗?如果是的话,那我就笑纳了!”

唐杰没有回答费尔南德斯的话,因为这个年轻英俊的王子虽然一脸真挚亲切的微笑,可言语中到处都是陷阱圈套,一不留神就会掉进去。

他目光看向大厅中的晚会,礼貌的説道:“我的殿下,您如果没有其他什么事情的话,我想我要回去了。”

费尔南德斯丝毫没有因为唐杰这种刻意疏远的姿态而恼怒,他呵呵笑着,很自然的一把勾住唐杰的肩膀,对他挤眉弄眼的説道:“你真的觉得这种晚宴很有意思吗?别开玩笑了,来,跟我走,我带你去参加另外一个晚宴,保证让你永生难忘!”

费尔南德斯的话亲近当中带着一股不容人拒绝的味道,这是一种久居上位者自然而然的威严气势,唐杰听了眉头暗自一皱,稍微犹豫了一下。

这个家伙邀请我去参加另外一个晚宴,那会是一场鸿门宴吗?

他到底安的什么心?

费尔南德斯侧着头,微笑着看着唐杰,目光锐利而略带挑衅:“怎么,不敢去吗?怕我害你吗?”。

唐杰虽然并不是一个容易受激的人,但是他看见费尔南德斯的这种目光,心中也忍不住热血上涌。

更何况,唐杰久经战阵,艺高人胆大,更何况他现在毫无牵挂,就算对方有陷阱埋伏,自己手持奇迹之箭,想走,想必也是走得掉的。

想到这里,唐杰哈哈一笑:“尊敬的殿下,不必拿这种话来激我,去就去吧!我只希望在那个晚宴能有更合口的美酒和更漂亮的女人!”

费尔南德斯大喜,他也哈哈大笑了起来,用手一拍唐杰的背,亲热的撞了撞他的肩膀:“哈,那你可説对了,我那儿别的没有,美酒和美女却是有的是!哈哈哈!”

费尔南德斯虽然是尊贵的皇子,但是他却是靠着军功一刀一枪杀出来的,在平时他一副儒雅端庄的模样,可一旦遇到高兴的事情,便会流露出军营的粗犷习气。

可偏偏这种习气很对唐杰的胃口,要让他整天端着架子,礼来礼去,那简直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费尔南德斯这个举动,顿时让唐杰暗自觉得亲近了许多。

他微微一笑:“那我可就十分期待了!”

费尔南德斯笑着带着唐杰离开了这个宴会,两人钻进了费尔南德斯的豪华马车当中,费尔南德斯隔着门帘对等候已久的卫队説道:“回府!”

一阵马蹄声响起,费尔南德斯的贴身卫队便保护着他和唐杰离开了皇宫。

费尔南德斯靠在马车车厢的窗口,他挑开窗帘,看着灯火辉煌的皇宫,笑着説道:“你知道吗?”。

唐杰不解的问道:“知道什么?”

费尔南德斯淡淡的説道:“你答应参加我这个宴会的时候,就已经捡回了一条命!”

唐杰心中一怒,背脊微微耸起,像是随时都会暴起吃人的猛兽,他声音低沉的问道:“殿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费尔南德斯像是没有感觉到唐杰在对面传来的凌厉杀气,他摆了摆手,説道:“你别激动,要杀你的不是我,而是我那亲爱的哥哥!”

唐杰一愣,身上的杀气虽然没有立刻收敛,但也淡化了许多:“怎么説?”

费尔南德斯目光闪烁的打量着唐杰,他説道:“你难道不知道你自己的存在给我的哥哥制造了多少的麻烦吗?你和公主殿下之间的绯闻虽然没有传开,但是在明眼人的眼里已经是昭然若揭,你觉得我那目光锐利的哥哥会察觉不出来吗?就算没有察觉,他也不会容许你这个政治利益与他相冲突的家伙活在世上的!”

“在他登基之前,你是他的阻碍,在他登基之后,你这个尼尔西亚海的王,更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费尔南德斯似笑非笑的看着唐杰“所以,他一定要杀死你!”

唐杰冷笑着説道:“可是,就算他想要我的命,也不至于当众下手吧?而且,婚典迫在眉睫,他不怕惹出什么事情,给人以口实吗?”。

费尔南德斯哈哈一笑,他回身在身后取出一个拇指大xiǎo的精致瓷瓶,説道:“这是这个世界上最猛烈的xx药,它叫做‘烈焰’,这个东西只要你沾上了一滴,你就会变成一个**大发的野兽!就算眼前是一匹母马,你也会**焚身的想冲上去干它!”

唐杰眉头一皱:“我听不明白……”

费尔南德斯将眼前这个瓷瓶放在唐杰的跟前,然后微笑着説道:“你回答我:如果莉迪亚突然间找到你,想和你私下里喝一杯酒,你会拒绝吗?”。

唐杰眉头紧锁,他沉吟了一会,説道:“虽然我对她印象不好,但是一个漂亮女人的敬酒,我想我是不会拒绝的。”

费尔南德斯打了一个响指,哈的一笑:“那你就死了一半了!只要你答应她,那她就有一百种方法将这个瓶子里面的xx药放进你的酒里面,而一旦你喝下去,那么你就完了!”

唐杰悚然而惊,话説到这个份上,他如果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那他就是一个白痴笨蛋了!

一旦自己喝下这杯酒,那肯定会疯狂的想要**莉迪亚,而莉迪亚只需要大声一喊,早就埋伏在四周的人就会蜂拥而进,将自己制服!

那时候,等待自己的将是一场可怕的浩劫!

企图**塔雷拉斯公爵的亲生独女,这种罪行就算是克里扎十六世也保不住唐杰!

唐杰打了一个冷战,如果不是费尔南德斯diǎn醒他,以他怜香惜玉的性格,他十有**会中招!

“可是,莉迪亚不是你这边的人吗?”。唐杰张口结舌的説道。

费尔南德斯冷笑了一下:“哼,女人,一旦沾上了爱情,就会变得盲目而疯狂!这个愚蠢的女人,总有一天会为她的极端性格而付出代价!”

“等等,你在説什么?爱情?她为什么这么恨我,想致我于死地?我和她无冤无仇啊!”唐杰诧异的问道。

费尔南德斯看着唐杰,目光中闪过一丝嫉妒,他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这个让人嫉恨的家伙,偷走了帝都多少女人的心,却懵然无知!”

唐杰苦笑了起来,他叹了一口气:“那么,这一切和这一场晚宴有什么关系?”

费尔南德斯笑道:“既然我亲爱的哥哥招揽你不成,那么他就会布局杀你了。而他和莉迪亚联手的这个杀局,正是早就布置好的!如果不是我手下的人无意中截取到了这个消息,我也无法帮上你的忙!”

唐杰看着费尔南德斯,説道:“这么説,我欠你一个人情了?”

费尔南德斯摆了摆手:“不,在某种意义上来説,我们现在暂时还是在一条船上的人,这种举手之劳根本算不了什么。而且,看在天神拉斐尔的份上,你和阿加莎关系那么好,就算看在阿加莎的份上,我也会帮你的。”

唐杰并不为费尔南德斯这一番话所动,他接着费尔南德斯的话,説道:“更何况,我对你而言,有很大的利用价值!在眼下争夺皇位的时候,你不仅要尽可能的拉拢任何可以拉拢的棋子势力,而且就算争夺皇位不成,将来你也可以退回到你的领地,然后借助我的势力骚扰柯克的后方,你便可以休养生息,蓄势再起,对吗?”。

费尔南德斯的眼中闪过一道异色,他颇为诧异的打量着唐杰:“你果然是个聪明人!我对你的评价又高了几分!不过,我想要説的是,我并没有将你当棋子来看,也不想招揽你成为我的手下。我想和你做个朋友,一个平等可以互相帮助的朋友!你愿意接受这个友好的朋友吗?”。

费尔南德斯目光紧紧的盯着唐杰,他在等待着唐杰的回应。

而唐杰也目光锐利的盯着眼前这个野心勃勃的年轻王子,他知道,只要他答应,那么他在帝都将拥有可以对抗柯克的实力。

可如果他反对,那么柯克和费尔南德斯会一起来追杀他!

到时候,他在帝都将四面楚歌,举目皆敌!

答应,还是不答应?

北京前海医院在线咨询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预约专家号
长春看白驳风医院
南充手术治疗白癜风
淮安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