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破天录 第二十一章 太弱了

2019-10-12 19:51: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天录 第二十一章 太弱了

东临学院共有四位副院长。彭韬,只热衷于炼丹,对学院事务,是不管不问。而顾副院长,则守在聚灵阁,也仅仅负责聚灵阁和聚灵谷内的一些事宜。

学院还有一位任副院长,常年居住在龙虎门,很少踏出那座黑塔。龙虎门对学员的考核,还有学员们在龙虎榜上的排名,当然也都由这位任副院长负责。

真正管理学院一切事物的,就是赵副院长。因此,赵副院长也被称为学院内的第一副院长。而赵泉林,则是赵副院长唯一的一个孙子。因为赵副院长对其宠溺有家,使得他在学院内是飞扬跋扈,无恶不作。学院内有许多没有后台的女学员,就惨遭祸害。而赵副院长对此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佯装不知。

这使得赵泉林的胆子是越来越大,竟曾经把魔爪伸向了蓝盈盈,而差diǎn被蓝盈盈给废了。因为此时,赵副院长还差diǎn和彭韬大打出手。

……

“那赵泉林,终于被人给干掉了,我还在后悔,当初怎么没有直接把他给杀了呢?”

炼丹房里,蓝盈盈正眉飞色舞的诉説;着:“据我判断,那云天恐怕有着看看空间跑酷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剖开可可即可片刻固元境的实力。”

彭韬沉思了一下,问道:“你説的云天,是不是云梦的弟弟,东安城的少城主?他不是身受重伤,已经经脉俱断了吗?”

蓝盈盈眼睛一亮:“师傅,原来你早就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你知道多少啊?説来听听?”

“不仅我知道,其他的三位副院长全部都知道。为了给他疗伤,云封才把他送来的东临学院,而且给每一位副院长,都备下了一份后礼。咱们这里那三株千年乌须,可就是东安城城主云封送来的。同时,他们还送来了很多炼制断续丹的材料,你説,我能不知道吗?”

蓝盈盈自信的听了半天,最后失望的摇了摇头。

“我还以为,你知道的会比我多一diǎn呢?”

聚灵谷内,两名老者相对而坐。

“如果你是赵副院长,你会怎么做?”

“试探,必须要先找几个人试探一下。因为那云天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确实令人忌惮。”

顾副院长説着,还偷偷观察着柯院长的表情。

“这云天到底是什么实力?我想,整个东临学院,恐怕也只有内,才能是他的对手吧?”

柯院长嘿嘿一笑:“别这么看着我!嘿嘿,不错,我知道,而且知道的还非常具体,但是我不能説。因为,这是我们东临学院最大的秘密。”

“连我也不能説?”

“不能!我怎么知道,你还会不会再告诉其他人?”

顾副院长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柯明璋,似乎想直接看透他内心的真正想法。而柯院长则好整以遐的端起了身前的茶水。

“我可以稍微向你透露一diǎn,有很大的可能,你不是他的对手。”

顾副院长眼睛往上翻了翻:“得!这説了等于没説。”

“这赵副院长,在学院管理的方面还是有一套的,只是为人,太过自私和狭隘了一diǎn。这段时间,如果能让云天出去一趟,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柯院长长叹一声,转移了话题。

顾副院长摇了摇头:“你还不想舍弃他吗?此事,早晚要有一个决断的。”

“对了,霍宗周那边,应该遇到了什么麻烦,曾经向赵副院长求援。那赵副院长不知是什么原因,迟迟没有派人过去,你看,让云天去支援如何?”

“好啊!此时让彭韬负责,寻找一个其他的借口。记住,一定不可让赵副院长知道。”

东临山,存在有两座高峰。北高峰终年白雪皑皑,被称之为雪峰。而南高峰则林目葱郁,被人称之为绿峰。而东临学院,就是处于这两座山峰之间的山谷之中。

云天屹立于雪峰之上,遥望着西北的方向。

“传説中,碧雪宫的所在,就位于一处雪山之巅。不知道那处雪山,与这东临山的北高峰有什么不同。”

云天喃喃自语着。

他想起了岳子君。他想把自己已彻底恢复,并已突破至固元境的好消息,第一时间就告诉岳子君。然而,记忆还犹如昨夕,伊人已遥遥。

突然间,云天眉头一皱,身体平平向下倒去。

刀锋掠过,卷起残雪飘舞。

偷袭之人还没来得及撤刀,云天的身体已如弹簧般弹了回来。一拳向着那人轰去,同时口中开始了高歌。

“波澜不须惊!”

这一式,他只用了二成力。他突然起了兴致,借助这个突然偷袭他的杀手,来熟悉一下自己的逍遥八式。

那人是个白衣男子,手持一柄厚背砍刀。他一击不中,身体已迅速后撤。恰好又卸掉了云天这一招的一半力量。

感觉到云天的攻击并不能对他造成伤害,白衣人嘴角撇了撇。

“不过如此,言过其实!”

“去留应无意!”

云天干脆闭上了双眼,慢慢思考着每一式的精髓。然而不知不觉中,力道已提升至三成。

白衣人正好扑来,然而面对云天轻飘飘的一掌,他的身前突然涌现出一股大力,使得他的身体再也难以寸进。

“你,你刚才没尽全力?”

云天对他的话置若罔闻,继续高歌道:

“挥手暖雨中!”

本来冰寒彻骨的北高峰,突然升起一股暖意,令人恹恹欲睡的暖意。但是在这种暖意中,那白衣人却察觉到了一股危险。

危险从天上来。天上,果真下起了雨,但是每一滴雨水,都重愈千斤。

白衣人厚背砍刀舞动,在自己的头dǐng上方,织出了一个半球形的刀。

“咔,咔!”

随着雨滴下落,白衣人的厚背砍刀出现了裂缝,最后终于咔嚓一声,完全碎裂开来。在他的手上,只余下了一个刀柄。

白衣人张口喷出一口鲜血,眼中出现了骇然之色。然而,云天却还在继续高歌。

“醉卧寒雪地

!”

白衣人脸色大变。

“慢着,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没必要!”

云天説着话,却手上未停。

白衣人一咬牙。

“你真不想知道,我是谁派来的?”

云天摇了摇头。

“只须知道你是来杀我的,就足已。”

此时,云天已做出了睡觉的姿势。右臂放在头dǐng做枕状,而右手却对着那白衣男子连招了三招。

第一招,天地间涌现出一股奇寒。白衣人瞬间感觉血液凝固,身体再难移动分毫。

第二招,他的身体已然化作了一具冰雕。思想也被冻结,停止了思考,只瞪着一双满是懊悔和惊惧的大眼睛。他想后悔,却已连后悔的资格都没有。

第三招,冰雕如同一件非常脆的瓷器般,哗啦一声碎裂开来。

云天长叹一声,颇有遗憾的道。

“太弱了,我已经完全压制了修为,却依旧把这套武技完全施展。”

南昌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雅安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广安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江西好的牛皮癣医院
雅安男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