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人大眼镜侠战台球全锦赛不赞同效仿小晖成才路

2019-04-11 12:59: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新浪体育讯 正在北京房山征战中式台球全国锦标赛的韩皓翔是中国男子9球队队员,曾经闯入过九球和十球世界锦标赛32强,同时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人民大学历史系大一学生,这回参加全锦赛团体赛,韩皓翔就是代表高校联盟队登场。

高校联盟队成员分别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人民大学和北京邮电大学,韩皓翔是队里唯一的专业选手,对于其他大学生选手而言,台球只是他们的业余爱好。不过,专业和业余的身份差别并没使大家和韩皓翔产生距离,不管赛前还是赛后,韩皓翔都愿意和队友们多多交流心得,队友们也非常乐于听听他的分析和意见。

在比赛场上,带着一副眼镜的韩皓翔看上书生气十足,打起球来不紧不慢,斯斯文文,韩皓翔告知记者,自己当年读书一直读到了高2,高2结束以后才决定挑战自我,看看走专业道路到底行不行。从去年开始他带着恢复了学习,今年参加了高考,终究被人民大学以录取。

回忆起自己过往对台球从单纯爱好到付诸实践的故事,22岁的韩皓翔说:“1996年我上小学一年级,偶然的机会看到了亨得利打斯诺克,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台球这项运动,小学阶段打得并不多,五年级的时候我妈妈通过朋友关系找到了曾经担任过傅家俊教练的一位台球老师,跟他学习过。当时,妈妈也想看看我到底是否是那块料。”

初中和高中阶段,韩皓翔在人大附中住校学习,过上了以读书为主、打球为辅的日子,他说:“那几年主要重心还是放在了学业上,但非常荣幸的是我在人大附中念初中时碰到了一位很开明的校长,学校专门给我放了一张斯诺克球桌用于课后训练。固然了,由于有中考任务什么的,那会儿每天最多也就打一个多小时吧。”

“断断续续也想过从事台球职业,但是家里始终下不了决心。一直到高二吧,我才决定去试试到底怎么样。”韩皓翔介绍说,由于高二时自己已经16岁,已经错过了从事斯诺克专业的最好年龄,于是在休学以后他选择了九球,“九球选手巅峰期比斯诺克选手晚很多,9球选手能力到达巅峰期的年龄大概是在30到35左右,而且运动寿命相对也比斯诺克要长。”

休学以后韩皓翔证明了自己还行,是个打九球的好手,在2010年世界10球锦标赛和2011年世界9球锦标赛上,他都闯进了32强。在最新一期的世界9球男子选手排名榜上,韩皓翔的积分列在第22位。“我争取三年以内进世界前10吧,刘海涛和李赫文最新排名都是世界前10。”展望未来,韩皓翔颇有信心的对记者说。而据韩皓翔自己介绍,2012年自己参加大赛的总奖金大概收获了十多万元。

近一段时间以来,关于学校如何将教育和体育结合的讨论很热烈,对此,有着较为成功经验的韩皓翔表示,“最关键还是看教育部门和学校支不支持,只要得到大力支持,我觉得如果学生想要练体育,完全有可能做到不荒废学业。”

当然,韩皓翔也承认,如果当年自己不休学去专门练习九球,恐怕也是不可能获得后来的一系列好成绩,“个人觉得这块关键还是涉及到教育体制和理念问题,我去过台湾,大家都知道9球在台湾很火,那边就是很多学校都有台球队,顶尖高手好多都是从高中出来的。他们通常是上午上课,下午打球时间多一些,如果要外出参加大赛,回来之后会有老师进行义务补课。”

而对很多家长效仿丁俊晖父亲当年方式让孩子早早放弃校园学习从而专门练球的做法,韩皓翔则明确表态不赞同。“丁俊晖的成功有特殊性,也可以说是一种赌博式的做法,我并不认同现在很多家长的选择,让孩子十来岁就离开学校,我认为基本的校园教育还是一定要接受。其实丁俊晖自己好像也说过,如果让他再做一次选择,可能他不会这么赌了。”

和中学阶段相比,大学里边读书边打球的日子对韩皓翔来说又是不一样的了,“前几年每天我要练八个小时,到了人民大学以后,我每天上午从崇文门坐地铁去上课,下午回家再打球,争取保证四个小时训练时间把,但人在精力上面会比较累,有时候这边刚想完课本上的知识,紧接着又要拿起杆想线路了...”说到这里,韩皓翔禁不住自己都乐了。

“回到校园以后,总体上我感觉还是很亲切的,也感觉到打球和学业两方面如果调和好,其实也是对彼此的调节,如果一直练球,总有烦躁的时候,这个时候如果去看看书静一下心,完了再去想球的事情,可能会有豁然开朗的感觉。”韩皓翔感慨着说,“教育和体育统筹,也许我们这一代真正要做好是比较难的,希望下一代能重视起来,打球打得好,学习也不要太多耽误。”

最后,韩皓翔表示希望通过台球选手们的共同努力,让台球得到社会更多认可,传递更多正能量,“台球本来就是非奥项目,而且过去普遍有一种看法是认为台球是个坏东西,玩台球对于小孩来说是坏事。我们作为年轻一代的台球选手,要改变大家的印象,让人们更加正面积极的认识台球。”

(方向)

西安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
月经不调腰痛该怎么治
铜川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