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符文猎手 第五十七章 遭遇战

2019-10-17 14:14: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符文猎手 第五十七章 遭遇战

两条漆黑无光的长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树上抽打下来,所到之处飞沙走石,摆好队形的士兵顿时东倒西歪。(首发)科森队长一剑劈在长鞭上,却没有对其造成任何有效的伤害,只是打偏了它的轨迹。

长鞭在半空中如毒蛇般灵巧地翻转,卷住一名冒失的士兵的脖子拉到半空。那个倒霉的士兵只挣扎了几下,一根惨白如雪的骨刺从他的胸口破体而出,鲜血四溅。

直到这时所有人才看清偷袭者的真实面目,那是一个人型生物,后背生有类似于甲壳虫的蝉翼,双手的部位生长着伸缩自如的长鞭,那根缓缓缩回的骨刺则是它的前臂骨。它的脑袋看上去像是没有头发的黑皮肤人种,眼睛里却没有瞳孔,脸上纹着两道白色闪电状的图案,显得诡异而又恐怖。

“至于真正的地行者,当你见到它们的时候一眼就认得出来。”

埃尔突然回想起大小姐所说的话,现在看起来确实如此。在普通人眼中地行者和森林里的魔兽并无区别,但只要真正见到过它们的真面目才会清楚,那是在各方面都不亚于人类的高等种族。

怪物伸出细长的舌头,舔了舔骨刺上留下的鲜血,脸上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相对于原治安队士兵的大惊小怪,雇佣兵们的反应更加迅速,他们立刻张弓搭箭向怪物射去,可那些箭支被怪物随手一挡就四散偏斜。它怪笑一声,生长在两条手臂上的长鞭带着破空之声再次袭来。

埃尔紧握着长弓不断游走,那怪物的速度太快,白羽乌木箭质量较沉,很难瞄准这种敏捷型的目标。普通的木箭又无法造成有效伤害,那怪物的表皮似乎格外坚韧,只能勉强牵制住他的动作。

“它们冲过来了!”罗姆尼的喊叫声让埃尔回过神来,百米外埋伏的怪物们趁着人类士兵阵形被打乱的这个机会发起了冲锋。黑暗中看不出对方的数量,单听地面震颤的声音就像是一整队重装骑士迎面而来,本就慌乱的士兵们脸上顿时失去了血色。

“不要害怕!只有四十二头!”埃尔一边用弓箭牵制着树上使用长鞭的怪物,一边分心观察着另一面的冲锋。他能看到对面都是清一色的迅猛狼,就是刚才战场上随处可见的那种兽型异虫,实际上数量不多,只是故意在黑暗中营造出了恐怖的气氛。

他的话让士兵们略微安下心来,但同时也引起了树上怪物的仇恨,那怪物甩开科森队长,径直向他扑了过来。

“埃尔,这鬼玩意儿交给你了!”科森队长大喊道。

交手片刻,科森队长就意识到,眼前的怪物和人类刺客的战斗模式类似,他的双手大剑无法对这种敏捷型的目标造成有效打击。所以在怪物离开的时候他也不再纠缠,将注意力投放到即将冲过来的狼群上。

在他看来自己这支小队里也就只有埃尔能跟得上那怪物的速度,其他人上去都是送菜,还不如专心解决地面上的麻烦。

“见鬼!”埃尔嘴里诅咒了一句,就地一滚躲开了怪物的长鞭。他跳到一边指着科森叫道:“嘿,老兄!他才是指挥官!”

“你在搞笑吗……该死!”科森真要嘲笑埃尔竟然对怪物讲话,没想到那头怪物竟然真的犹豫了一下,然后转身对着自己一鞭抽来,他的脸色顿时像便秘一样难看。

埃尔眼中蓝光闪动,将双方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科森队长的打算是想让自己拖住怪物,他和其他士兵专心对付奔袭的狼群。而怪物的计划则是依仗着自己进退自如的本事扰乱人类的队形,因为设下埋伏的迅猛狼数量实际上要处于劣势。

科森队长的判断并没有错,但他却下意识地低估了怪物本身的智商,即使埃尔不暴露他的身份,发现情况不对的怪物也会立即抽身而退。方才短暂的交手试探过程中,埃尔确定自己和怪物贴身战斗的话彼此都奈何不了对方,他的底牌还是箭术,但在贴身战中无法施展,至少也需要拉开合适的距离。

科森队长顾不上对埃尔吼叫,转身踏前一步,双手大剑卷起一阵狂风将怪物的长鞭打飞到一边。身为一名老兵,他的实力或许不太出众,但经验无比丰富。怪物转过头的一瞬间,埃尔的手已经向怀里摸去,这个动作被科森看在眼里,但他不动声色,手上又暗中增加了几成力量。

怪物紧贴着地面冲上来,距离科森队长还有三米远的时候,双手手臂里的骨刺同时暴涨,同时咧开嘴发出一记无声的吼叫。

周围的人类士兵同时感觉头脑一晕,紧接着便是内脏一阵抽搐。首当其冲的科森队长闷哼一声,鼻孔留下两道血迹。他咬紧牙关,高举起来的大剑重重劈下,飞溅起无数沙石,让怪物快如奔马的身形顿了一顿。

不到半秒钟的停顿已经足够

,埃尔悄无声息地尾随在怪物身后,趁着他停顿的这一片刻,手中攥着的破魔箭头飞射而出。

说来话长,其实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他没有时间更换箭头,只能把箭头当作飞镖掷出,但在出手的那一刻,幽蓝色的光芒在埃尔手上一闪而逝,他发动了华尔兹符文的爆发性力量。

两声惨叫前后响起,科森队长闪避不及,被怪物的骨刺洞穿了肋下,而怪物同样遭到了来自背后的偷袭。附加了各种恶毒效果的破魔箭头,像切入黄油一样毫无阻碍地穿透了怪物坚韧的皮肤,从它的前胸弹出,带出喷泉一样的绿色血液。

埃尔无暇关注科森队长的伤势,收回猎弓抡起斧头照着怪物的脑袋就砍。怪物挣扎着向前窜去,这一斧头砍在他背后的甲壳蝉翼上,手感就像是砍进了一块老树根那样晦涩艰难。埃尔强忍住手心的酸痛感,再次释放出华尔兹符文的力量,这一次爆发出的是他整条右臂的潜藏力量,幽蓝色的光华一闪而逝,怪物的甲壳蝉翼被他活生生砍下一半。

“混蛋!”

怪物再次惨叫出声,还带上了一句通用语,嘶哑的咒骂声从耳边和脑海里同时折磨着所有人的神经。一名士兵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手持长剑的力度下意识地减弱了半分。就在这时,迅猛狼组成的第一波冲击已经来到面前,他只觉得眼前一黑,身体便不由自主地被扑倒在地。

“三三队形,互相支援!”副队长罗姆尼及时发出了最后一条命令,一秒钟后,人类与地行者的军队轰然撞击在一起,钢铁与利爪同时切入对方的,带出血肉的碎片,战斗在第一时间就进入了最惨烈的阶段。

科森队长捂住伤口,咬着牙站起身,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火箭向空中抛去。那支火箭很显然属于炼金制品,在半空中就开始自燃,带着火焰尾巴冲上天空炸成一团橘黄色的焰火。就在这么一会儿的时间里,三四朵同样的焰火在左右两翼升起,这也意味着本方向的侦察部队都遭到了地行者的阻击。

重伤的怪物凶性大发,埃尔不慎被它当头抽中一鞭,感觉就像是迎头挨了一记闷棍,胸口火辣辣的似乎被带走了一大块皮肉。发现它仍有再战之力,埃尔立刻收起轻视之心拉开距离。

一头迅猛狼从背后扑过来,张开大嘴冲着后颈就咬。埃尔早有察觉,低头翻身将斧头塞进了迅猛狼的嘴里。在埃尔看来这种外形像狼的异虫除了爪牙锋利之外并无可取之处,他抓住搭在自己肩头的一条爪子,将迅猛狼整个扔了起来砸在地上。

最初的防线早已荡然无存,更多的迅猛狼从四面八方像埃尔冲来,死死地将他纠缠住无法动弹。而在另一边,那个使用长鞭的怪物却借着混乱偷偷地爬上了树。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百度搜索:)(去读读om)(江苏)

常德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云南好的牛皮癣医院

太原治疗阴道炎医院

常德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中药治疗脑梗

突发性脑梗塞

治疗脑梗最好的药

脑梗看哪科

冠心病治疗药物通心络效果怎么样

冠心病吃什么药最有效

冠心病严重吗怎么治

心悸痛心绞痛怎么回事

灯盏花的功效是什么
灯盏花的药用功效
灯盏花的中葯别名
灯盏花的作用与功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