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上古传人在都市 第638章 回家,回哪个家

2020-01-14 11:44: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上古传人在都市 第638章 回家,回哪个家

马仔打手和老大的区别,很多时候就是用不用脑子。那个叼着雪茄的老大,虽然非常震怒,觉得脸上光,被当场下不来台。但他并没有失去理智,反而加的清醒了几分。现在他们人数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对方却一点也没有害怕的神色,不仅仅刚刚那女的出言挑衅,其他几个女的也没有一点紧张。

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不是有绝对的强悍实力,就是有足够强大的后台!

所以他看起来发火怒骂,却还是给自己留了后路,询问了一声“混哪里的”,不管是黑还是白,只要有强大的后台,他都会马上给自己找一个借口。要真的没有什么后台,就是几个仗着练过功夫的愣头青,那他也就不客气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刚刚那女的要和他们单挑群殴已经很嚣张,又来一个男的,口气加的嚣张,竟然限他们10秒钟内离开!

“就是你把他的头按到马桶里去的吧?”雪茄老大目光落在了蒲阳的脸上,里面光线不是很亮,刚才蒲阳在后面他没有看清楚,现在走过来才仔细观察。

之前那个人回去之后就哭诉求援,得知他被人用烟头戳脸上还把头按入马桶,就打发了两个人跟着他过来报复,没想到才过来就被打得屁滚尿流的回去了,这抽雪茄的老大才亲自带着其他人一起过来了,要不然这点小事还用不着他过来。

那个动武很厉害的女的,刚才已经见识过了,现在他才看到开始动手的蒲阳,便想要看看凭什么这么嚣张。结果仔细一看,他的脸色当即变了。

“该!这混蛋就是吃屎的,该把他的头按到马桶里去!等会儿我再让人把他塞马桶里一个小时!您若不满意,我直接找个公厕把他扔下去!”

这前后反差那么大的变化,让大家都愣住了,不明白这家伙演的是哪一出戏。小白和小竹两个经验少,还只是瞪大眼睛纳闷,檀馨则是社会经验丰富,当即猜想到这可能是故布疑阵,让人愣住的时候,动刀子之类的偷袭!她当然相信以蒲阳的实力,怎么也偷袭不到他,但她还是暗暗准备法术,不能让蒲阳受惊哪怕狼狈了。

柳芊荨当然加明了,不相信这些人会突然变成善男信女,这要把自己人扔到公厕里面去,怎么说也不能让人信服啊。她怕蒲阳被突然围殴,当即不动声色的靠近了两步,如果他们要偷袭蒲阳的话,她也会马上动手。

“你傻了吧?”蒲阳皱起了眉头,仔细凝视了一下这个人,根本没有印象,并不是以前被他殴打过的。上一次一晚上的工夫,他从市搜罗了很多人殴打一顿赶出去,当然也不是哪个都记着,可面前这个雪茄老大就是一个普通人,身上没有一丝的元气法力,应该不是其中之一啊。

“对、对,我****了,是我****了!”

那雪茄老大的雪茄早已经取下来了,不仅仅自己骂了几句,还反手给自己打了几个嘴巴。“我这就回去做出深刻检讨!这混帐东西不长眼睛得罪您,我回去一定好好的收拾他一顿。我再代城哥向您问好,城哥可是很想念您,想请您喝茶……”

看着他的表演,蒲阳是纳闷,不知道这家伙抽什么风,等听到“城哥”的时候,这才恍然大悟。敢情这个在这里是“老大”的,其实是那个曾国城的手下马仔。他和曾国城也没有几次交集,想来应该是因为打黑拳帮他们搞定慕容傲天的时候见过,当时他也就还曾国城一个人情(帮找出魏俊的事),对曾国城的手下可没有兴趣一个个辨认。

“我刚才怎么说的?给你们10秒钟,滚吧!看着你们在这里我很不爽!”

听到蒲阳的喝斥,那雪茄老大如大赦,赶紧陪着笑,然后转身喝骂其他人点滚!

天知道他的后背已经汗津津一大片!原先以为是哪个会点功夫的愣头青,没想到竟然是那个神秘高手!他虽然并没有亲见过蒲阳动手,但实力是可以对比出来的。曾国城手下的打手,已经有一定实力,打两三个没问题,但跟那些黑拳手比起来,就不堪一击了。而那些黑拳高手,却被那个慕容傲天一个接着一个的打成重伤,结果蒲阳一出现,慕容傲天直接认输。

别看他们有十个人,真要不计后果的动手,一个厉害的黑拳高手就能把他们部放趴下。而蒲阳在他心目中,还要再高至少两级,已经是不敢想像的存在。连曾国城都客客气气的,并一直想要和蒲阳搭上关系,他哪敢乱来啊。

看着他们一行人慌忙的退了出去,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蒲阳的身上,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会这么怕他。

蒲阳摊手,奈的解释了一下:“我可不是什么老大,是这个老大的老大,曾经帮我找过一个人,后来还他人情,我就帮了他一个忙。他们地下赌黑拳,很多黑拳手都被一个很厉害的少年打成重伤,他想要看看我有没有办法。我去了之后,就把那少年收服了,那个人就是慕容的儿子慕容傲天。这个人可能当时在场,所以怕我了。”

小白和柳芊荨对慕容的来历不是太清楚,但前些天的袭击,慕容可是主动出来帮助他们,当时也是仅次于小白和秦瑶差不多的高手,后也为了保护大家而重伤得法逃入海中,后被抓走了。所以她们都有印象,听了蒲阳这话,也就恍然了,他们的交情大概就是从慕容的儿子开始的吧。

“走啦!我去买单。”柳芊荨没有看蒲阳,直接向门口走去。

ktv的领班很过来了,这里没有打起来,让他们是松了一口气。又向柳芊荨说那伙人已经买单了,但柳芊荨不领情,坚持要她买单,结果他们实在不敢收,怕被算账。在檀馨过去劝说之下,柳芊荨才同意。

出来外面,因为大家都喝酒了,檀馨提议车子放在这里,做出租车回去。按照蒲阳的想法,柳芊荨自己坐车回家去,他们四个顺路可以挤一下,住的地方相隔不远,可以先送了檀馨和小白,再送他和小竹回去。

不过在叫到第一辆出租车的时候,檀馨办拉着小白还有小竹一起上去了,然后说芊荨喝多了,让蒲阳照顾她回去。

这样的安排让蒲阳很尴尬,也知道檀馨这么做,是为他着想,想要他们两个有机会再单独谈谈。在外面他也不好大声让她们下来,只能看着她们三个先坐车走了。

柳芊荨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看蒲阳,目光有点迷离的望着夜色之中的街道。

跟昨晚那个小城市比起来,罗宝市的夜晚要热闹得多,气温也要暖和许多,现在这个点街上也还是大量的行人车辆。

不过再暖和也是大冬天的,深夜的街上,寒风吹得人还是很冷的。蒲阳在旁边注视着柳芊荨,看到她脖子意识的缩了缩。才陡然想起来,昨晚他和秦瑶、小白都不是普通人,再冷一点也所谓,可柳芊荨是普通人,从ktv的包厢暖气之中出来,被寒风一吹还是会冷的。

在深夜的街头,男主角脱下外套给女主角批上,这是爱情电影常见的镜头,女孩们似乎都很吃这一套。可在蒲阳看来,那样很做作、很矫情,尤其是他穿得衣服也不多,这样做就显得刻意了。但一想到芊荨刚才喝酒了,而且前几天她还发高烧。所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脱下外套给她批了上去。

“干什么?”柳芊荨回头瞪了他一眼,肩膀扭动把他的外套挣脱下来。“我跟你很熟吗?”

“两回事,你之前发烧还不知道有没有完好呢,别又冻着了。”蒲阳使劲的按住了她的肩膀,硬把衣服批在了她的身上。

“一回事!”可能是怕挣扎引来围观,柳芊荨没有再动了,接受了他批的外套,但嘴里还是强调了一下。

“好吧,一回事就一回事。”蒲阳顺着她说道,但他心里还是不以为然的,分手是分手,关心是关心,对朋友也可以关心呀。

一辆出租车过来了,他马上招手拦下,在打开后座车门让柳芊荨进去的时候,蒲阳一阵犹豫,要不要送她回去呢?虽然檀馨的一番好意用不上,坐出租车也不方便交谈什么,但柳芊荨喝那么多酒了,万一吐了、摔倒、被司机图谋不轨什么的呢?

纠结了一下,他还是跟着上去了。其实他自己也清楚,怕她出事上什么的,只是一个借口,以柳芊荨的彪悍程度,又怎么会轻易摔倒,又有谁能对她图谋不轨?只是一想到她一个人在这大冷的深夜独自回家,就于心不忍,以前也没有送过她什么的,就完满后一次吧!

就在蒲阳刚刚关好车门的时候,柳芊荨已经跟司机说了地址,却不是要回家,而是要回他们之前住的地方!

“你……不回家吗?你家里人会找你的。”蒲阳低声提醒了一下。

“回哪个家?要你管!”柳芊荨嘟哝了一声。

蒲阳语,就当她是回去收拾东西好了。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随着车子动,柳芊荨却仿佛喝多了很困一样,一下斜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这让他挪开也不是,把她头推开也不好,只能让她靠着,心里暗道,反正后一次了,她要靠就靠吧。

他的“忍让”,却似乎让柳芊荨“得寸进尺”!不仅仅一路上靠他,而且在到了楼下的时候,还拉着他的手臂不起来,昏昏沉沉的不知道是睡迷糊了还是醉酒的关系,嘴里还嘟哝着“混蛋”什么的。

司机收钱之后,看他们还不下车,只能催促了起来:“靓仔,你女朋友喝多了睡着了,这都到楼下了,你就把她抱回去好了。这摇什么啊,总不能一巴掌把她打醒吧?”

蒲阳一阵尴尬,不好再摇柳芊荨了,只能把她拖了出来,虽然这个点没多少人了,但也不想被人看着,赶紧把她抱起来就走。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怎么预约
上海徐浦医院怎么预约
吉林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江西癫痫病在线咨询
邯郸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