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蛮荒风暴 第两百一十一章 我们已经那个了

2020-01-14 11:18: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蛮荒风暴 第两百一十一章 我们已经那个了

咚,一声闷响,叶川的拳头和拓跋熊的巨鼎撞在一起,

叶川的手臂噼里啪啦作响,先是指骨变形、骨折,然后是腕骨,肘部,直至臂膀,身体断线风筝一样震飞出去,右臂软绵绵地耷拉下去,

境界相差那么大,又是徒手和一口沉重的巨鼎碰撞,结果显而易见,

叶川输了,一个回合就分出了胜负,闯入洞天世界后修为大进,但正面硬碰,仍然不是拓跋熊的对手,右臂被废掉不说,嘴角渗出一行血迹,内脏也遭受重创,伤上加伤,

玄鼎门弟子大声欢呼起來,但原本杀气腾腾咄咄逼人的拓跋熊,脸色却有些难看,

一招重创叶川后,他身体也不好受,刹那间有股胸口被一柄重锤砸中的感觉,胸口发闷,往日坚不可摧的巨鼎上,多了一个一指长的深坑,深坑周围还有一条条裂缝,那是叶川的拳头留下的,

五道吞天符箓一起催动,九万斤的力量猛然爆发,就连拓跋熊也有些难受,措手不及,差点一口气上不來,

“那是什么,”

“一拳砸上去,巨鼎都要爆裂,”

大声欢呼沒一会,玄鼎门弟子们就发现了门主拓跋熊和他手里巨鼎的异常,齐齐闭上嘴巴一言不发,心头震撼,

这一战,叶川是输了,但一拳砸出就在巨鼎上留下那么大一个坑,直接砸在身上,那还得了,

叶川他才多高修为,怎么又那么可怕的力量,

石林边缘静悄悄的,人人大惊失色,一些修士境后期的精锐自问都沒有叶川这么惊人的力量,也沒有那么变态的身体,换了另一个人,被拓跋熊的巨鼎一砸,瞬间就变成一滩肉泥了,

拓跋熊扛着巨鼎,一步一步地逼上去,脸色难看,杀机却更重了,叶川的修为越高,修炼速度越快,越是留他不得,沉声说道:“小子,起來吧,看在你修炼不易的份上,本尊赏你一具全尸,”

可惜了,得到的只有一滴魔龙血,远远沒到传说中魔龙那强悍到变态的地步,境界也还是太低了,

叶川暗暗一声叹息,推开朱思佳的手,独自站了起來,用力甩了甩,右臂噼里啪啦作响,刚刚看起來骨折、崩裂被废掉的右臂,竟然恢复了正常,皮肤上隐约有奶浆一样的白光闪烁,

拓跋熊脚步一顿,脸色又是一变,

叶川这变态的恢复能力,让他也震惊起來,年纪轻轻,仅仅修士四重就这么难对付,放任他修炼下去,一旦被他突破到修士境后期乃至真人境,那还得了,到时,放眼整个云雾山脉,还有谁能压制得了,

拓跋熊腹部汩汩作响,力量波动节节攀升杀机更重了,看向叶川的目光凝重起來,不再有一丝一毫的轻视,踏前几步,猛然一声暴喝,手里沉重的巨鼎高举过顶,这一次,非杀了叶川不可,

凛冽的杀气扑面而來,叶川头上的长发向后一扬,身上的长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站在他身旁的云雾宗弟子,同一时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远远推开,

石林边缘,突然红光一闪,空中随之出现滚滚热浪,

叶川手里,突然出现一口火焰滚滚的丹炉,炙热的火焰吞吐不定,给在场所有人一股深深的危险,

焚天炉,

面对咄咄逼人的拓跋熊,叶川祭出了另一个杀手锏,

在万兽林内,就算面对大量石偶的围攻,叶川也沒有祭出这口从天妖门借出的焚天炉,现在,不顾惊动洞天世界内绝世妖孽的危险祭了出來,

“这就是……,传说中的焚天炉,”

拓跋熊脸色再变停下了脚步,双眼盯着叶川手里的焚天炉,双眼闪过一抹不安,

镇压天妖门气运的绝世宝物啊,这样的大杀器,威能远远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

叶川的修为是不怎么样,但只要能发挥出焚天炉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威能都够对手吃一壶的,甚至,可以反败为胜把对手烧成灰烬,

“沒错,这就是焚天炉,门主大人,來吧,看看是你一招把我砸死,还是我把你烧成灰,”叶川回答,淡淡的淡定自若,似乎拿定了主意要和拓跋熊同归于尽,

“小子,你以为,我真怕了你手里这口丹炉,”拓跋熊咬咬牙,脸色狰狞,体内的力量波动再次攀升,如同一头上古猛兽一样杀气冲天,

敌我双方,无论玄鼎门还是云雾宗弟子,齐刷刷后退,远远退出去让出一大片空地,

这一战,比刚才还要激烈十倍,一不小心被波及,死了都沒地方伸冤的,

叶川和拓跋熊沉默下來,空气越來越沉,无形的杀气碰撞在起來,两人之间的空地不时卷起无形的旋风,

一道柔柔弱弱的身影,突然冲了出來,横在叶川和拓跋熊之间,

“小鸟,是你,你……,你怎么在这里,”拓跋熊一声惊叫,

“父亲,是我,”

衣衫不整长裙残破的拓跋小鸟,原本躲在人群中不想让父亲看见,担心他的怒骂,关键时刻,眼看父亲就要和叶川同归于尽,鼓起勇气冲了出來,“父亲,住手吧,不要再打了,以前的都是误会,不管是谁的对错所有恩怨一笔勾销,不要再打了,好不好,”

“滚,父亲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來管,一边去,所有恩怨一笔勾销,哈哈哈,怎么可能,”拓跋熊铁了心今天一定要杀了叶川,对自己的女儿拓跋小鸟都沒什么好脸色,边说边逼过去,距离越來越近作势欲扑,

拓跋小鸟突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往后退几步,贴到了叶川身上,双眼通红眼泪直流,“父亲,你如果一定要杀了叶公子,那就把女儿也杀了,”

“你……,小鸟,你中邪了,还是喝了这小子的迷魂汤,”拓跋熊大怒,脸上开始挂不住了,

“我……,父亲,我……,这辈子我要么不嫁,嫁就只嫁叶公子一人,”拓跋小鸟脸红,硬着头皮说道,为了保护受伤的叶川,也为了避免叶川和父亲同归于尽,她豁出去什么都不管了,

“你……”

拓跋熊勃然大怒,被女儿拓跋小鸟气得要七窍生烟,下一刻,叶川一句话让他不再生气,而是要吐血了,“是啊,小鸟这辈子非我不嫁,门主大人,我们已经那个了,不,不对,以后晚辈要改口叫您岳父大人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我会负责的,”

拓跋小鸟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什么这个那个的,为了避免叶川和父亲同归于尽,她只是随口乱说的,叶川这么一说,那是跳到茫茫东海也洗不清了,

拓跋熊胸口发闷,气得肺都快炸了,想要动手把叶川连同不争气的女儿拓跋小鸟一起砸飞,右手却突然软绵绵的四肢无力,心里难受,说不出的难受啊,

上海和睦家医院
新昌县中医院
最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台州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南昌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