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剑破于空 第二十章-池三年的酒

2020-01-17 23:22: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破于空 第二十章:池三年的酒

“你说说你啊,找谁单挑不行啊,非得找我.不知道我池三年别的不行啊,偷鸡摸狗,上房揭瓦偷看人家老婆洗澡,外带杀人是样样在行.现在好了吧,死了吧!”

池三年拿着那个破旧的荷包,缓缓塞进了躺在地上被自己一剑,刺透心口的于小楼怀里,垂着眼睛叹了口气蹲在旁边继续说道:”你别指望我替你收尸,诺,荷包还你!”

方十三怀疑池三年是不是杀人杀上瘾了,就这么会儿功夫又有一个人死在他的剑下.但他知道绝对是酒鬼杀的,他也没看到酒鬼是怎么杀的.

不过当他好不容易拼命摆脱了那几个人的追赶,回到这里的时候就发现门前躺了一具没了呼吸的尸体.酒鬼就蹲在在那具尸体的旁边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如果说不是酒鬼杀的话,那就是真的要出鬼了.

方十三对于尸体的话,没有太多感触,倘若那人是死在自己的剑下的话,多少会有些无奈,他不喜欢杀人.

池三年依旧是那一副死脸赖皮毫无感触的模样,人家来找死他又什么办法呢?且说了自己还把荷包塞到他怀里呢,至少死的时候不会寂寞.这也是自己唯一能做的.

他看见方十三回来了,满头大汗的回来了.

诶?

“十三还真的带了酒回来了,呃,还有肉!”

急忙站了起来屁颠屁颠像条狗样的迎了上去.

方十三斜着眼看着池三年不太乐意的说道:”以后别让我帮你带酒了,被人追的感觉不好受.”

说完便把手里的酒丢在池三年的脚边.

“诺,酒给你”

池三年不乐意了腆着脸说道:”不是还有肉嘛?”

“肉是我自己的,要吃自己偷~~不,自己买去!”

看着自己面前一脸不乐意的酒鬼,方十三心里早就不乐意了,明明是你要喝酒,还要我帮你去偷,完了还惦记自己的肉,这算什么鸟师傅嘛?

“乖徒儿,你可不能独吞啊!就给一半为师吧.”

池三年想了下吐着大舌头改口道:”不,一半的一半也行!”

方十三没想搭理他,看着那具尸体问道:”怎么杀的?”

“一剑斩的”

池三年扛起脚边的酒喝了几口漫不经心说道.

方十三走了过去,眼睛一亮看见了那柄缺了刀尖的刀,伸手便想去提了起来.没成想腰还没弯下去,池三年那只大脚丫勾着那只破鞋就挡在他的眼前,熏得他摔了个踉跄.

“干嘛啊,酒鬼不就是个死人吗?你有必要这么干嘛?看看不行啊?”

方十三抓了把土冲池三年扔了过去.

池三年没脸没皮的继续喝酒,白了他一眼说道:

“徒儿,为师在杀他前答应过他,不收尸的,你师傅虽然是个无赖,但言而有信这点还是做得到的.”

“不动就不动,我又不稀罕!”

方十三斜着脑奈恋恋不舍得看着那口刀,那口虽然断了但依旧闪着寒光的刀,就算方十三是个傻子都能看出这是一口好刀,是个宝贝之类的.

“别惦记了,那口刀没用了.灵死了你拿着也没用.”

池三年

方十三有点惋惜,他没见过这么好的东西.至少在他看来他没见识过好东西.但如果一柄这样的好刀就这么毁了,的确是有点可惜的.他摸了下鼻子

惮了惮衣服看着自己手里的那只偷来的落花斑鸡,瞥了一眼池三年那副无赖模样,撕开一半丢了过去.

“诶呀呀,还是自己徒弟好啊!”

池三年有酒有肉心情不错,吃到一半突然又不吃了,吐出舌头舔了一圈嘴边的油神神秘秘说道:”徒儿,赶紧吃啊,今天为师带你出去办点事.”

方十三没空搭理他,这一路拼死拼活的本就饿了,哪还有功夫说话呢?

压根就腾不出嘴来,净往里塞肉.正道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慌,尽是如此.

说来也是奇怪,方十三居然没有在地上看见一滴血,就连那个死了的人那件灰白的衣袍上也只有一个洞,干净的很.方十三杀过人,见过死人是什么样子.不流血的那还算死人吗?

乘酒鬼不注意,偷偷拿根树叉子捅了捅,没反应.很疑惑,但他确认这个人是死了.死的透透的.

切,

“酒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有什么事.叫我把风的事,我可不干了!”

池三年知道方十三说的是什么,尴尬的笑了笑,的确是不地道,坑徒弟的事还真干了不少.

“十三,今天这事可不同,为师带你去涨涨见识!”

池三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方十三良久,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放下酒默默的在于小楼旁极其大方的洒下一道清白酒液.抵着脑袋说道:

“你在那群自以为是的家伙当中算是一个有意思的人,这口酒我就送你了.”

酒是喝到嘴里才是酒,装在酒壶中那便与水一般无二,修士之间赠酒代表着两层不同完全不同的意思,交朋友和杀人.

而池三年的酒更是从不轻易送人,所以他没什么朋友,杀人的话,一般他都是等着别人来杀.所以池三年的酒只有他自己才能喝,徐凤枝知道,.在一方酒馆的时候也是等池三年把碗里的酒喝完了才动手的.这一点方十三也知道.

所以他看到这一幕,心中太过诧异.酒鬼给老头酒是因为欠了老头的人情,那给这个死人,又是因为什么呢?他忍不住问了出来.

“哎,酒鬼你挺大方啊.能告诉我为什么嘛?”方十三刚说完这活就后悔了.酒鬼是从来不回答问题的,除非等他先说.不问不说,问了一定不说.方十三把头一歪闭上了嘴.

人间事,池三年可以不懂,可对于这个上赶着来找死的人,他懂了.在杀他前就懂了,所以才杀了他的.既然是这样的,那何不成全他呢.池三年不后悔杀了这个此刻躺在地上的人.他记起了这个人的名字叫于小楼,是那群自以为是的家伙里面唯一的一个异类.三百七十二年前在南炎藏地一战成名的家伙.

不过自三百年前,这个人就消失了,想不到是因为这个,因为一个女人.

池三年对于小楼没有什么敬意,惋惜罢了.而交一个死人做朋友更没有必要.只是杀人家再不给口酒喝的话,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他把酒放了下来冲方十三邪邪一笑,看的方十三一个冷颤.方十三知道接下来是绝对没好事的.

“徒儿,吃饱了没?吃饱了为师带你去见世面!”

池三年嘴角的笑,太过诡异.虽然方十三不知道他要干嘛.

可依他这么多年对于酒鬼的了解来说,他的心里或多或少的出现几丝不安的情绪.疑着眼瞧着池三年那副不正经的模样.

“别说,是去见你那什么故人啊?”

池三年眼睛一亮.

方十三知道,完了!

要命了!

晋城市城区中医院怎么样
淄博市第七人民医院怎么样
上海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临沂治疗早泄医院
雅安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分享到: